剥离造船及工程亏损资产,绝地反击的华荣能源会否咸鱼翻身?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15:29

剥离造船及工程亏损资产,绝地反击的华荣能源会否咸鱼翻身?

2018-10-12 12:15来源:港股解码能源/开发/公司

原标题:剥离造船及工程亏损资产,绝地反击的华荣能源会否咸鱼翻身?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亏损11.21亿,是华荣能源(01101-HK)在2018上半年交出的成绩。从2014年开展业务转型至今,华荣能源似乎还未从逐年巨亏的泥沼中抽身出来。多次债转股方案于业绩复兴收效甚微之后,这位曾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商于10月9日在港交所发布“非常重大出售”公告,称与买方订立了以1港元代价出售业绩不良且债务负担沉重的造船及工程业务的协议,而该消息更迎来市场的巨大反响。10月以来,华荣能源股价受该出售事件的刺激,截至昨日收盘累计涨逾60%,其中消息公布翌日便录得当日涨幅24.65%。截至发稿时间,华荣能源暂涨3.70%,报0.168港元,最新总市值6.14亿。

(华荣能源近日股价走势 来源:同花顺)

据悉,本次出售事务的买方东唯有限公司为华荣能源可换股债券持有人王鸣清所有,是次出售的公司包括熔盛重工控股有限公司98.5%的股权、熔盛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等。作为整体债务重组计划的核心措施,华荣能源预期出售事项实现收益约人民币33.27亿元,而出售的业务未经审核综合负债净额约220.32亿元;完成出售后,华荣能源将主要从事能源勘探及生产业务。数次股转债方案也未能挽救资不抵债的华荣能源,剥离亏损资产对其长期发展是一定利好的,但问题是,搁浅的造船大企,这次“斩缆”是否能令其再度扬帆起航?

资不抵债,造船业务拖垮业绩

华荣能源原名熔盛重工,是一家2004年成立的以造船、海洋工程、动力工程为主营方向的民营重工企业。2010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当时招股定价为每股8.7港元,发行17.5亿股。2012年以后,由于公司内部管理松懈、外部行业环境不佳等原因,熔盛重工业绩开始迅速下滑,并出现一系列经营问题。

2014年下半年开始,熔盛重工开始频遭机构投资者减持。2018年至今,公司主要股东丁智耀透过其全资控股的港兴企业顾问有限公司先后减持至少1682.4万股,涉资约435.9万港元,其持股比例已由年初的10.06%,降至5%以下。投资者减持不得不归咎于公司多年来的严重亏损,2013年至2018年,公司亏损额分别为86.84亿、77.55亿、65.43亿、35.65亿及18.85亿;资产负债率一直上升,分别为83%、99%、123%、140%及150%。在出售业务公告发布之前,于2018年中期报告中显示,公司的总负债为344.22亿,其中借款及融资租赁负债总额高达235亿元。

熔盛重工于初上市时,业绩记录期间造船板块贡献大部分收入(95%左右),直到2015年开始扩充业务范围和转移业务重心。2015年熔盛重工收入为7.38亿,其中来自船舶销售和造船的收入为7.09亿,占收入的96%,其他业务包括能源勘探及生产和工程机械仅为72万元和2866万元,动力工程则无录入收入。当时造船业正处于产能过剩、行业持续衰退的时期,更使得企业经营困难重重。

为缓解造船及其相关业务的周期性影响,早在2014年熔盛重工便开始进军能源板块,以开发、生产石油和天然气为战略部署,谋求拓展能源产业服务链的机会。熔盛重工于当年获得 吉尔吉斯大陆油气有限公司在吉尔吉斯若干油田的合作经营权,由油气运输及开采装备的制造向上下游延伸,并逐渐将业务中心从造船及海洋工程分部转移到能源勘测及生产。2015年3月18日,熔盛重工正式更名为华荣能源,以彰示其转型的决心,无奈造船板块犹如沉重的拖油瓶,将公司拖入沉重的债务问题中。

2015年,华荣能源有超过79%的应收账款总额来自造船板块,令公司不得不拨备7.98亿应付,另拨8.16亿来维持合约工程的施展,而当年华荣能源向银行借来的32.19亿中光是还债就用去15.04亿,这两笔拨备款项对一家长年累月经受巨亏的公司讲无疑捉襟见肘,也成为华荣能源实施首次债转股方案的“最后一根稻草”。

指标不治本的债转股

2016年3月7日,华荣能源发布通告做出债务处置建议,将现有面值0.1港元的股份每5股合并为1股;与债权银行订立债权银行认购协议,最多发行141.08亿股认购股份,每股1.2港元;与供应商或其指定实体订立供应商债权人认购协议,最多发行30亿股认购股份,每股1.2港元。三项债务处置方案共涉及债务125.98亿元。这对当年年度亏损逾35亿的华荣能源来说实在是雪中送炭。

理论上来讲,华荣能源将171.08亿元债务转化为权益融资,其资本结构之改善有益于降低资产负债率,提高融资便利性,反作用于生产运营。但实际上翻查华荣能源2016年年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并没有降低,真相只有一个,就是华荣能源真的已经泥沼深陷。当年公司录得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312.94亿人民币,同时公司的总流动借款及融资租赁负债为238.98亿,其中的219.05亿的流动银行借款已经逾期。举步维艰的华荣能源只能一再转债为股。

于内部治理来说,债权银行因持有大量股份而享有重大决策权力,债转股会令决策权力分散。比如2016年首次债转股结束后,作为最大的债权人,债务总额达63.1亿元的中国银行持有14%的股份;而华荣能源创始人张志熔家族持股比例则由26.3%稀释至2.9%,董事会主席陈强持股比例由9.7%稀释至1.1%,

“弃船”求生、上岸“采油”

2018年中期报告指出,涉及造船板块及工程机械板块近约2.03亿的应收账款有超过92%来自造船板块,该占比较2017年年末还要上升了1个百分点,而该些应收账款已逾期超过360日。信贷风险集中,华荣能源距离剥离造船及工程业务仅有一步之遥了。实际上早在“弃船”公告发出之前,华荣能源的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已录得减少的情况,中报解释是为配合公司战略转型而控制实施成本所致。由于低迷的市场环境,华荣能源已开启裁减员工模式。

目前华荣能源的目标是发展成一家以油气市场为重心的区域性能源企业。其能源勘探及生产业务主要集中在吉尔吉斯项目,涉及位于吉尔吉斯共和国费尔干纳盆地四个油田项目60%的权益。截至2018年6月30日,录得累计生产轻质原油近约9万桶,同比增加12%;而能源勘探及生产板块录得收入人民币0.2亿,同比上升约10.7%。而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曾对该石油开采区进行第三方专业评估,认为该石油开采区处于费尔干纳盆地成熟油气区,油气资源富集,易于开采。报告显示,该区域原始石油地质储量总计约2.76亿吨,剩余可采储量约8834万吨(相当于6.2亿桶),其开发增产潜力巨大。

但令人疑惑的是,一家以造船为主、海工为辅的企业何以会选择进入对资金需求同样高的油气开发领域?正如2018年中报指出,公司因钻井及能源勘探方面缺乏额外资金投资,导致能源勘探及生产板块发展受到阻碍。目前华荣能源亏损约11.21亿元,在没有更抢眼的优势前,单纯因液化天然气和页岩气行业的快速发展行情,恐怕仍难说服资本市场。

作者:黃玉婷

编辑:黎璐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